不加辣谢谢

第二堆废物

不眠

    引擎聲緩緩的刮過黑暗,綿長而令人極度不愉悅的,接著就暗自期待起引擎聲後的粉碎與尖叫。

紫色的、需要能量的尖銳太陽充斥著房間,在這裡獨樹一格。

    耳鳴聲明白的顯示了周圍的吵雜,夜晚總有一輛車的警報轟隆作響,無論是何種體型,只要有臉都看起來煩躁並急於向世界彰顯自己的存在。

    咖啡因的確值得信賴,也因如此我才困在這裡,充滿煩躁地,試圖向每一寸可接觸的空氣排放自己的熱量與濕氣,活像台加濕器。

只要陷入了連發燒都不足以形容的感覺,就有很大的機率使我一半的面部完全清醒,連自己都會覺得是什麼幫自己打了雞血且並不瘋狂,另一邊則不可視的與睡意拉扯

星火上的騎士仍拒絕停下動作,貓則是在同個角落嘀咕自己的傷勢。

像果凍僵死的空氣終於在加溫下帶來更多的流動,我看到房間繁星點點,紫色的銀河貫穿並圍繞著房間,然後從窗戶流過去,這裡沒有一個可以辨認出任何形狀的星球,偶爾也會有幾撇色彩從視線劃出一道弧光,然後再反應過來前飄散至虛空。

    就像對那些食物的噁心感,不合時宜的騎士同樣地也令我討厭。

然後突然發現了生活操蛋的方式。

    fuck.

“承擔你所需要負責的。”

一堆废物{繁中注意}

嗜睡與飽足

    沒有咖啡的話,肯定不會清醒。

完全不想吃東西,像極了拒絕任何形式的睡意,食慾全無。

我看到很多裂痕,在不遠處;光同針與線將我的視線縫上,同時留下了用憐憫來說過於殘忍的縫隙。

    胸口的壓迫連帶著頭也一起痛了起來。

我從縫隙中瞧見了無數黃綠色的琉璃瓦片,懸吊在眼前並充斥著金屬繡味與糖果的甜膩,或許摸上去會很容易受傷。

貓的尖叫隱約從深不見底的黑暗探出頭來,腦袋糊成一片,同時也意識到不能忍受比這更低的氣溫。

紫色的路燈照耀著被帶來的居民,像集中營去飼養、管理、篩選、實驗,並令其生產與競爭。它們同時也有著隨時被做成肥料的結局。

    天殺的誰知道我是怎麼打出這麼多廢物的?

這可有足足三百字

    …真諷刺。